2020年度投資回顧:一個價值投資者的告白(上)

2020年即將結束。雖然每一年都是獨一無二,但應該不會有人認為2020是平淡的一年。

這些年因為工作實在太忙,沒辦法針對單一主題好好坐下來寫一篇深入的文章。雖然這段時間依然有不少投資心得,但較為零碎,也藉這篇回顧一併分享。

驚奇2020

2020年還剩下最後十幾個交易日,但我想今年的投資結果大局已定。截至目前,今年的投資報酬率約10%,台灣加權指數上漲18.8%,美國道瓊指數上漲5.4%。我輸給了台股大盤。另一方面,我幸運地持續獲利,且目前領先於美股。我從2011年踏入股市,至今已經邁入第十個年頭。除了第一年還在摸索而小賠,我已經連續九年實現獲利,不曾有一年是虧損的。雖稱不上是大獲全勝,但至少活下來了,應該也算小有成績。

在股市裡,我有懼高症。我最不會做的事就是追高。比起少賺;我更怕賠錢。雖然可能錯失一些大飆股,但我也不曾大賠過。一次也沒有。去年的這個時候,大盤持續創高,突破12000、直逼歷史高點12682。此時我的懼高症開始犯了。當時我的持股都逐漸上漲、不再便宜。看著市場上其他人樂觀的情緒,實在讓我直冒冷汗。加上年底武漢開始爆發COVID-19疫情。種種跡象讓我越來越恐懼,於是我在去年底到今年初逐步賣出手上大部分持股,獲利了結。

在當時的投資氛圍下,我的作法簡直不可理喻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股市會繼續上漲。極少有人認同我賣出的決定。我就像個有錢不賺的傻瓜。幸運、也不幸地是,我這傻瓜沒當多久,股市就在三月崩盤。崩盤的速度在歷史上也相當罕見。當時甚至出現多次美股熔斷、道瓊指數盤中跌3000點、石油跌至負值等必將載入史冊的奇觀。也讓吾人過了一把見證歷史的癮。

當時正值我第二個孩子出生。在醫院陪老婆住院的那幾天,最大的樂趣就是半夜看美股崩盤到熔斷。興奮得整晚睡不著。一部分是事實證明我看對了,另一部分是我要買的股票在跳樓大拍賣。我想價值投資者應該都能理解我這種快樂。對於我們來說,比起持股暴漲,市場暴跌提供絕佳的入場機會,才更讓人興奮。古人有云人生四大喜:「久旱逢甘雨,他鄉遇故知,洞房花燭夜,金榜題名時。」放在今天,我認為應該要加上第五喜:「空手迎崩盤」。

我當然也在這波下跌中陸續買進當初賣掉的好股票。隨後,尖銳的V型反彈讓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大跌眼鏡。我無意為今年落後大盤的績效辯護。但我還是嘗試分析這波績效落後的原因。其中有些是能改進的;另一些則是身為價值投資者必須堅持、不願妥協的地方。

  1. 崩盤加碼策略:目前我都是設定「跌到多少點加碼多少錢」。但這涉及了猜測谷底。顯然我這次猜不准。我以為會跌得更低,所以買得不夠多。應該要想出一套策略以改善這個問題。
  2. 風險與報酬的平衡:我過去九年的投資報酬率非常穩健,沒有任何一年賠錢。但其實我的風險承受力是高的。我甚至做好了資錢歸零的心理準備。即便真的歸零也不至於影響到生活。因此,或許我應該藉由承擔多一點風險(在合理範圍)以換取更高的利潤。
  3. 沒有買到最強勢的股票:例如台積電、Tesla等等。

不懂的不買?

上面提到,沒買到最強勢的股票,是我今年績效相對落後的原因之一。我之所以沒買這些股票,並不是因為不看好;而是自認對它們不夠瞭解,無從判斷。「不懂的不買」是價值投資人中廣為流傳的金句。這論點看似簡單;卻不單純。多懂才算懂?

這裡要先提到巴菲特所說的「能力圈」。這是價值投資核心思想之一。巴菲特在挑選公司時都會想像桌上擺著三個籃子,分別寫著「好」、「壞」、「太難」。很大一部分的公司會被他丟到「太難」的籃子裡,直接略過。巴菲特只專注在他看得懂的公司裡面尋找投資機會。

聖人級的價值投資人,例如巴菲特及蒙格會說不懂的不要買。但對我這凡夫俗子,這是一個瞭解程度、風險、報酬三者之間的平衡問題。我是個務實的不可知論者(agnostics)。除了數學等少數純粹演繹(deduction)的學科,對於其他大部分事物,沒有誰能完全100%知道甚麼。對於一家公司現在的狀況與未來發展,我不可能做到無所不知。即使在一個時間的橫切面上,我能明白財務報表的所有內容;但一旦加入時間這個維度,對於未來的發展就算有個大致的看法,也不敢說一定就會怎麼樣。電視劇麻醉風暴裡蕭醫師說:「天要下雨、娘要嫁人,哪有什麼事情是一定的。」

因此在實用主義的世界,最好的情況就是對公司的瞭解程度超越投資它所帶來的風險,同時還存在足夠的潛在報酬。換個角度說,我們要取得的,是以下兩者的平衡:

  1. 對公司的瞭解程度
  2. 經風險調整後的潛在報酬率

當1對2發生黃金交叉時,代表我們有足夠的動機和資格去買進這檔股票。為了要達到這種理想狀態,我們應從以下兩點努力:

  1. 待在能力圈內:選擇業務簡單,或是自己特別瞭解的行業的公司
  2. 堅持安全邊際:耐心等待價格跌至遠低於內在價值,這能同時降低風險與提高潛在報酬

中篇:2020年度投資回顧:一個價值投資者的告白(中)

對「2020年度投資回顧:一個價值投資者的告白(上)」的一則回應

  1. 匿名 說道:

    Tesla我相信是所有的價值投資者不會去碰的一檔股票, 這搞不好是全球最大的泡沫, 任何的估值方法都不會認為Tesla是合理的價位, 這家公司既沒有穩健的財務狀況, 只擁有小的市場份額, 往年都是虧損的, 甚至沒有本益比跟股價淨值比可言, 任何一點都違背價值投資的準則, 認為沒有買到Tesla這點需要改進並不符合價值投資,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